佛山桑拿网,佛山桑拿按摩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民国摄影师陈衍桐 记录城市珍贵记忆

2016-4-24 11:5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19| 评论: 0

摘要:   文/图佛山日报记者黎红玲  一组老照片,记录了一个时代的点滴;一份摄影情,传递着佛山人的开明与进取。  最近,一位叫陈转莲的广州市民找到南海区档案馆,想捐赠一组由她父亲陈衍桐所拍摄的老照片。  陈 ...

  文/图佛山日报记者黎红玲

  一组老照片,记录了一个时代的点滴;一份摄影情,传递着佛山人的开明与进取。

  最近,一位叫陈转莲的广州市民找到南海区档案馆,想捐赠一组由她父亲陈衍桐所拍摄的老照片。

  陈衍桐是民国时期南海赤坎村人,上世纪上半叶活跃于广州摄影界。一生酷爱摄影的他,拍摄大量记录城市历史的照片。其中包括广州沙面、海珠桥、黄花岗、六二三路等,也有不少北京、杭州等地方的历史图片,为城市历史留下珍贵的影像记忆。

  如果说发明、制成中国第一台照相机的邹伯奇开启了南海与摄影的情缘,那么,陈衍桐用影像记录城市历史,则传递了佛山人向世界看齐的开明之举。

  一组老照片牵出的故事

  一条地铁拉近了广佛两地的距离,也牵出了一位南海籍摄影师的故事。

  2015年12月28日,广佛地铁延长线正式开通。家住广船小区的陈转莲每天都从家门口的鹤洞站搭地铁到千灯湖散步。

  一天,陈姨再次乘坐地铁来桂城。这一次,她打算去超市买些东西,但出了地铁口,却看到南海区政府就在不远处。这让她想起父亲留下的那些老照片。“要是能把爸爸的照片放在家乡保管,让家乡人看到这些历史记忆就好了。”这样想着,陈转莲就想去碰碰运气。几经周转,她来到了南海区档案局,档案局地方志科科长魏建科接待了她,并约定到她家里去取这组老照片。

  在陈姨家里,我们见到了这组老照片。

  老照片包括广州沙面、海珠桥、六榕塔一带、陈家祠、珠江爱群大厦前河段、黄花岗、孙中山纪念碑等广州城市风光、建筑图,还有北京前门、天坛、正阳门、白塔寺、颐和园等北京著名景点图,以及杭州六和塔及城市风光图,再现了当时各地的城市面貌。

  这些照片上,都写有“广州市城建档案馆修复制作”的字样。原来,10多年前,广州市城建档案馆征集“城市与人”历史照片时,一张130厘米长18厘米高、署名“AH-FONG”的西堤老照片浮出水面,并由此揭开了陈衍桐的神秘面纱。

  随后,陈姨将家中珍藏的父亲所拍摄的老照片及几张仅存的底片,共73份悉数捐给了广州城建档案馆保存。广州市城建档案馆修复照片后,制作了一份交给陈姨作为资料保存,同时还将修复制作的西堤老照片镶嵌在水晶玻璃里,送给陈姨留念。

  陈姨介绍,父亲陈衍桐1895年出生在南海赤坎村(现丹灶镇仙岗社区赤坎村),15岁他从乡下出来,到广州做摄影学徒,学到了一身过硬的本领,20多岁就开了自己的摄影店。先后创办了位于广州六二三路224号以及第十八甫的阿芳摄影院(AHFONGStu-dio)、位于第十甫的明芳摄影院及香港的荷理活摄影院。

  陈姨家中,如今仅存几张父亲及其家人的照片。从照片来看,陈衍桐西装革履、英俊潇洒,一副新潮气派的老板模样。

  陈衍桐的摄影情结

  摄影业自传入中国以来,得到迅速发展。明末清初,佛山镇就有镜洲、蓉芳等照相馆。而在广州十八甫一带,更是早期的照相馆集中地。据《广州市志》记载,十八甫阿芳,是民国初年广州著名的照相馆之一。

  曾在六榕寺照相部工作的林礼庭在《广州市照相业起源回忆录》 一文中回忆道:“十八甫南约菜栏横街阿芳照相馆乃位于横街小巷不被人注意的照相馆。它的客源以沙面外国人为多,收取多属西纸(币)。该馆设有西文招待员,生意颇好,出品亦佳。设有旋转机照相,以电光补助,除西人生意之外,还有不少贵族学生、机关团体等。”他还在该文中提到,荷理活和阿芳照相馆是当时最先全部使用新技术、新材料的照相馆之一。民国初年,陈衍桐是广州影业公司的经理,公司“业务以材料为主,照相为副”;1920年,影业公司改为摄影业职业工会后,陈衍桐是委员之一。

  作为一门高利润的新兴生意,照相馆可以用“日进斗金”来形容。然而,曾是广州摄影界风云人物的陈衍桐,并没有给后人留下什么财产。

  “广州的摄影店是租的,连在家乡赤坎村的祖屋,也是我祖父母置办下来的。”陈姨说,“父亲是爱摄影的,他几乎把全部家当都投入到了摄影中,也喜欢到处采风,除了在广州和香港两地跑之外,经常到全国各地拍照。”

  在陈姨二姐陈转华的记忆里,爸爸陈衍桐不仅很帅气,喜欢摄影还到了近乎痴迷的状态。上世纪20年代,他就使用从德国进口的转机拍照。“转机可以拍出全景镜头,这种机器在当时是很先进的,直到上世纪50年代的广交会时,还有人想向我妈妈买这台机器。”

  老照片里的历史记忆

  摄影技术传入中国后,起初人们比较关注技术,后逐渐兼顾了艺术风格,而选题则由人物肖像开始转向纪实摄影。

  苏格兰摄影师约翰·汤姆逊或许是最早在中国办摄影展的摄影师,他曾带着笨重的摄影器材来到中国,行走福建、广东、北京及华东、华北地区,拍摄了大量珍贵照片,这些老照片生动再现了旧时中国的风景、人物、建筑、街景,留下珍贵的历史资料。至今,有关汤姆逊的各种图片展,仍吸引着人们去欣赏和研究。

  可以说,一张照片,就是一段历史的记忆。

  作为摄影师,陈衍桐并没有把眼光定格在人物照这个赚钱的行当上,而是用手中先进的设备,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城市记忆。

  记者看到,西堤老照片左起白鹅潭,彼时爱群大厦和海珠大桥还不见踪影,沙面也是一片朦胧,但是粤海关大楼、邮政博物馆、南方大厦等标志性建筑在照片中依然清晰可辨;珠江上,帆影点点、渔船如织,江畔商铺林立、车水马龙,整幅照片再现了上世纪20年代的珠江风情,堪称广州的“清明上河图”;

  一张摄于1948年的海珠桥照片,河面船只往来穿梭,河畔更是停满船只,可见虽然历经战乱,珠江上仍见繁华;

  六二三路上,人力三轮车、军工车穿梭如鲫,气派的骑楼前,停满了各式老爷汽车。

  与广州六二三路一江相隔的沙面是重要商埠,1861年沦为英、法租界后,曾有十多个国家在这里设立领事馆,九家外国银行、四十多家洋行在此经营,这里当然是陈衍桐不可放过的摄影素材,曾以航拍、全景、局部等各种角度,留下沙面的影像。

  不过,在这些照片中,陈衍桐显然最得意的还是那张西堤的全景照。“因为以前客厅里,就挂着它。”陈姨拿出一张发黄照片说,“这个人是我外婆,这是她当年在我们家客厅里拍的照片。”记者看到,照片虽然斑驳,但背景中露出的半张图片,正是西堤老照片的右半部分。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1953年,58岁的陈衍桐英年早逝后,不仅陈氏在广州的三家照相馆以及香港的摄影院全部歇业,陈衍桐曾经拍摄的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绝大部分都在文革中被烧毁。幸存下来的那73张照片,也曾差点被当作垃圾清理出去。

  家乡筹备办陈衍桐摄影展

  陈衍桐的摄影情结及其照片的历史价值,引起了家乡人的关注。

  目前,南海区档案局方志办的工作人员已经到陈姨家,将部分照片的复印件和原照拿回了档案馆,影印收藏。

  南海区档案局方志办科长魏建科说,陈衍桐拍的这些照片非常珍贵:“现在城市变化天翻地覆,后人仅通过文字很难追忆以前的景象,图片以更加直观、丰富的信息,与文字相辅相成。”

  此外,魏建科认为,陈衍桐对摄影的热爱,以及他优秀的摄影作品,都让人看到了南海与摄影的缘分,“1844年南海大沥人邹伯奇发明、制成中国第一台照相机开始,很多思想开放和有意识的南海人,都接触到这种早期先进的技术并以此谋生,说明南海人有打开视野与世界接轨的意识。”

  “每次在千灯湖散步时,看到那个拿相机拍照的雕塑,我就会想起父亲。”陈转莲说,“在赤坎村,至今还保留有祖屋,虽然历经风雨没人居住,但是房子外墙依然保存完好。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在祖屋办一场父亲的摄影展。”

  记者了解到,陈转莲的这一愿望或将实现。

  魏建科介绍,已经与陈转莲取得了联系,目前他们正商量与南海区文联一起,筹备办摄影展。“接下来我们会进一步考证陈衍桐的生平,对这个人物进行还原。”南海区文联方面表示,希望能向广州市档案馆借一部分陈衍桐的作品原件来展览。

  而丹灶镇方面,也有意促成展览,并表示希望了解更多关于陈衍桐的事迹,希望通过方志办考证,看是否有记录南海或者丹灶历史的老照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佛山桑拿网  

GMT+8, 2019-4-25 06:31 , Processed in 0.02730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